首页 > 生活网事 > 搜索引擎到底该为谁服务

搜索引擎到底该为谁服务

生活网事

这阵子发生的滤霸和央视门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但凡稍微有点网龄的人观点几乎都一边倒,骂滤霸,骂工信部,骂央视,只有少数一些五毛党以及类五毛党还在不断游离于各大知名站点为他们的雇主们“拨乱反正”。

关于这两事件详情参见可能吧的这两篇文章:

“绿坝-花季护航”是一个笑话

Google,你不应该服务中国大陆(原文貌似已经被河蟹了)

这次央视门事件引发了我一些思考,搜索引擎到底该为谁服务?搜索结果到底应不应该过滤?

我们都知道,当搜索引擎出现的时候引发了互联网的革命,信息的获取相比从前变得异常的简单。特别是当Google这个互联网巨头出现的时候,我们更有这种感觉。用Google的使命来说就是“组织全世界的信息,使人们能够随时随地地使用信息”。这个理念非常吸引人,Google想表达的意思是,当人们需要某种特定信息的时候,他们能够随时随地的在搜索引擎上面找到相应的入口点。但实际上,这个理念尚处于理想化的状态。看看我们现在的互联网各大主流搜索引擎,百度,雅虎等,当你搜索某个关键词的时候,很多时候你会发现,搜索结果充斥着大量乱七八糟的信息,有些是对你没用的东西,有些是你不应该看的东西,而有一些是误导你的东西,等等。

当然提高搜索技巧确实可以增加搜索准确度,但并不是很多人都是搜索高手。如果我们理想化的假设每个人都有很好的辨知能力的话,那么也无伤大碍。没用的东西一眼扫过,不该看的东西直接略过,误导你的东西一笑置之。但事实上,我们知道,大部分的人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如果不小心搜索出了一些黄色淫秽的信息来,而旁边又没有人监督的时候,很容易就会丧失自制能力。这对未成年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而对于政治观点比较偏激的人,如愤青一族,他们可能经常会搜一些敏感词,如果搜索结果没有做任何过滤,那么很可能会搜出一大堆的反动言论,要是轻信这些言论的话那么很容易导致社会的不稳定。

其实黄色信息并不是不好,当对象已成年的情况下;所谓的“反动言论”也并不是不好,我们不能一味的粉饰太平,经常我们可以再反动言论中看到当前政府的一些不足之处,如果处理得当,那么对当前政府和国家的帮助也是有的。

这就引出了我之前的两个思考,搜索引擎是一个大熔炉,里面什么东东都有,但是这些信息面向的对象并不是一样的,那么搜索结果是否应该以此为理由做过滤?如果要做过滤,那么谁来决定哪些信息应该被过滤呢?换句话说,搜索引擎到底应该是为谁服务的呢?

我觉得信息的自由化才是符合历史潮流的做法,搜索引擎应该服务于所有网民,信息的过滤权应该交还给网民自己。

我们看看标榜自己是“自由国度”的美国(关于这方面的介绍可以阅读《历史的忧虑》系列书籍)。在美国,言论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而且他的自由度远远超过了我们被定义“自由”。你可以公开在报纸上骂当前政府无能,你可以去揭露某个官员的腐败,你甚至可以出版一本书把政府的肮脏事都给说出来。当然美国的自由也是有尺寸的,例如你不能随意诽谤其他人,在美国,诽谤罪也是很重的,可以把一家报纸搞垮。你也不能发表会立即造成破坏行动的言论,例如在大家上鼓动大家用武力去推翻政府。等等。自由也给美国带来了很多代价,但是美国依然坚持探索这条自由之路,并为此为自豪。

信息的传递工具越来越便捷,信息的获取越来容易,在这种趋势下,我们不可能因为害怕信息自由化造成的问题而去封锁这种自由,反而我们应该学习美国,以一种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这股潮流。未来的信息战肯定是避免不了的了,如果我们现在就开始做好打这场战的准备,那么未来我们才能更加从容的去面对。

再说过滤权的问题。我觉得没有一个人能够将自己凌驾于其他人之上,来决定哪些内容其他人应该看,哪些内容其他人不应该看。对于信息的辨知能力,可能现在我们都还不成熟,但是网民是一个不断成熟的群体,我始终觉得只有在了解多方面的信息之后,一个人才能做出全面的准确的判断。如果我们搞信息封锁,过滤,那么网民得到的信息只是片面的,很容易造成偏激。如果政府觉得有些言论是在误导群众,那么他可以发表一些自己的言论,我觉得如果网民信任政府的话,那么描述同件事情的两个不同的言论,网民会更偏向于相信政府的观点。过度的掩饰、信息封锁反而导致网民对于政府的不信任。

再说未成年人,我觉得对于未成年人来说,信息的过滤权应该交由他们的监护人。毕竟他们的心智还很不成熟。从这一点上来讲,我非常支持政府去采购一款信息过滤软件免费供家长使用。可惜政府出发点是对的,走的路却是歪的╭(╯^╰)╮

本博客遵循CC协议2.5,即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写作很辛苦,转载请注明作者以及原文链接~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你可以订阅我的博客:-D点击订阅我的文章

  1. X﹏X 到现在还没有评论~
  1. 暂时没有trackbacks.